我们的爱在这里(新时代·面孔)

币游国际网址多少

2021-06-14

    “亲爱的可心,我觉得咱俩特有缘,同岁之缘,夫妻之缘,还有‘战友’之缘。 5年里,龙泉村第一书记由你变为我,接替你的事业,守护你守护的村子,远比看星星看月亮更加浪漫……”  这是于琨写给妻子朱可心的一封信,信里记录了两人在龙泉村扶贫的点点滴滴。

  于琨和朱可心1988年出生,都是山西省晋城市科技局的工作人员。 从2015年8月到现在,两人先后担任晋城市阳城县董封乡龙泉村第一书记。   “龙泉村是我们的第二故乡,是青春所在,是我们用心奋斗过的地方。 ”于琨感慨地说。   5年扶贫  一家四口分隔三地,夫妻五年接力驻村  车行山间,弯道越发急。

不停爬升、转弯后,终于抵达市区80公里外的龙泉村。

  2015年8月,朱可心作为晋城市阳城县17名第一书记中唯一的女同志,赴龙泉村任职。

  村子不大,但这些年村党支部软弱涣散,村集体无收入,村民时有上访。 朱可心虽有心理准备,报到第一天还是倒吸了口凉气,“村委大院特别简陋,院墙是用砖垒的。

”  一次入户走访,朱可心来到一名70多岁的村民家里,老人一脸不高兴,“家里十几天喝不上水了,你不是第一书记吗,得给解决啊!”  原来,老人家里的自来水管道坏了,多次去村委会反映都没人来修。

回去后,朱可心催促几遍,终于把管道修好。   要扶贫,就要先把村两委班子扶起来。

驻村不久,朱可心开始配合乡党委整顿村两委班子。

没承想,会还没开完,就有村干部当面表示不理解。

  这让朱可心有些沮丧,她在扶贫日记里给自己打气:“压力很大,但是,我就是来解决问题的,不能怂。 ”  龙泉村有一条小河穿村而过,一到雨季,水经常把路淹了,村民没法出行。

朱可心暗下决心,一定尽快给村民修个桥。 准备材料后,她四处奔走协调资金,5个月后,河上终于架起了一座桥。

之后,朱可心又带着村民修建了蓄水池、老年活动中心,村委大院也修缮一新。   实事办成了一件又一件,朱可心也渐渐跟村民融成一片。

“我现在说话嗓门也大,性格都变泼辣了!”说起到村里两年的变化,朱可心深有感触。

  驻村工作的烦恼与喜悦,朱可心总是第一时间跟于琨分享,“作为丈夫,心疼她,更支持她。

空闲时间我也经常陪妻子进村看看。 ”  2017年11月,晋城市启动第一书记轮换工作,于琨接替妻子到龙泉村任职。   “发展产业才能留住老百姓。

”于琨根据阳城县“一企帮一村”政策,联系企业建起了养蜂场;扩种有机谷子和中药材,新修了打谷场和杂粮加工厂。   2018年底,龙泉村整村脱贫。 “我第一个想分享的人就是可心。

”于琨说。   自从朱可心担任龙泉村第一书记后,一家四口聚少离多是常态:当时,妻子在村里,于琨在市里,两个孩子跟着奶奶住在县城。 现在,夫妻二人调换了位置,“昨晚又忙到很晚,都没时间抱一下女儿,但是看到乡亲们脱贫致富后开心的笑脸,还是值得。

”于琨在日记里写道。   10本日记  一点一滴记录村子变化,大事小情暖在村民心坎  数九寒天,山里气温低至零下,于琨的蚊帐却还没摘。

  “春天有蝎子,夏天有蚊子,秋天有臭虫,冬天有蜘蛛,一年四季都得挂着。 ”龙泉村村委会依山而建,楼下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屋子是于琨办公和休息的地方。   除了这顶不合时宜的蚊帐,书桌上一摞白色日记本也颇引人注意。

翻开来,村里的大事小情一一记录在册:昨天一场大雨让谷子遭了灾,让人心痛;一名村民突发疾病,得加大帮扶……  “每个周末,他都把驻村日记带回家写。

回家了也不帮我做做家务活儿!”对于丈夫的这个习惯,朱可心半嗔半笑。

  驻村5年,于琨和朱可心写了10本日记。 日记里,于琨最常提到的是“村民不容易”。

  “有的村民没受过教育,有些政策不了解,出去办个事儿也打怵,我们能帮就帮。

”于琨说。   去城里办事、买药、给城里的亲戚捎土特产,村民大事小情都会找他们,正是这些小事,一件件暖在大家心坎上。   虽然任期已结束,朱可心有时间还是会回村里转一转,“大伙儿见了我都特别亲,拉着我问这问那。

”  “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他们好,就能看到他们的变化。

”于琨说。   80公里  村民们赶了很远的路去看望生病的于琨  村委会二楼东边的房间是驻村工作队的寝室,窗边架张桌子,摆上电磁炉,就是简易厨房。

  “平时馒头就青菜,对付一口。

”记者来访,于琨和工作队队员们特地做了西红柿鸡蛋饸饹面。   2017年底,窊村并入龙泉村,工作量陡增。

白天入户调研、开会,有的村民不在村里住,于琨就到县里挨家挨户跑,晚上回来整理材料,经常忙到凌晨。   “赶上下大雪,经常是外面一身雪,里面一身汗。 ”于琨回忆。

  持续劳累和不规律的饮食作息,也让于琨有点吃不消。 一次,于琨在回市里办事途中,突然腹痛难忍,送往医院后被诊断为急性重度胰腺炎,在重症监护室待了六天六夜。   当时,龙泉村10多名党员代表和贫困户,从80公里之外赶来看望于琨。

他们围在病床前,很多人一直抹眼泪。   “我看着心里很难受,只能跟他们说,我没事儿,你们在村里等我就好。 ”于琨说,这就是对他最好的认可,“他们平时县城都很少去,没想到大家能主动来看我。 ”  “于书记为了村里的发展没日没夜,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我们很心疼,觉得对不住他,再远的路我们也要去。 ”龙泉村村支书樊裕霞忍不住掉眼泪。   一个月后,于琨出院,医生提醒还有复发的可能。

朱可心也担心丈夫,不支持他再回去,但是,于琨决定等病情一稳定就要回龙泉村。 “我的任期还没结束,不想半途而废,我要对村民负责。 ”于琨说得干脆。

  2019年4月,瘦了30斤的于琨回到龙泉村继续工作。 现在,他每天都会跟队员绕着村里的山走一走。

驻村工作有些清苦,可于琨乐在其中。

  春天漫山的桃花盛开,秋天山上的柿子挂满枝头,雪后的山村白茫茫一片……“夏夜,知了趴到窗户上叫,诗里写‘清风半夜鸣蝉’,没想到真是这样。 ”山村里的趣事,于琨如数家珍。

  今年6月,于琨的任期就要结束了,“挺舍不得,趁还没走要多去山上转一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