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尽的《永乐大典》

币游国际网址多少

2021-06-14

原标题:说不尽的《永乐大典》《永乐大典》仿真出版展示“后母戊大方鼎和《永乐大典》,哪个更重要?”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说,《永乐大典》更重要,因为在它体内,藏着上自先秦、下讫明初的七八千种古代典籍。

所以,总藏书量达4000多万册的国图,将现藏224册的《永乐大典》视为自己深远的文脉。

6月1日,“珠还合浦历劫重光——《永乐大典》的回归与再造”展在国家典籍博物馆面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 观众可借此了解《永乐大典》的编纂经过、版式外观、聚散流变、辑佚影印。

每个人似乎都曾耳闻的《永乐大典》,到底是什么书呢?我们知道,当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就需要分类,概括知识全貌、进行知识管理。

古代没有计算机,不能做关键词搜索,如果想寻找某些内容怎么办?读“类书”。

它将书籍中的史实典故、名物制度、诗词文章、俪词骈语等有选择摘录,并根据内容或字、韵分门别类编排结合,以便寻检和征引。

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下诏编修的《永乐大典》就是中国最大的一部综合性类书,也是世上罕有的皇家编纂的百科全书,共22877卷,分装为11095册,亿字。 《永乐大典》以韵为纲,以字隶事,根据文献中的语词来确定词条,典籍中凡出现过这个条目的记载,甚至整部书都被抄录进来,而且对所收文献甚少修改,堪称“典籍渊薮”。

比如在“人”字册中,就有韩愈的散文《原人》。 可叹的是,当明万历年间重修《文渊阁书目》时,大典所收之书已十不存一。

难怪清早期徐乾学、全祖望等人阅读大典后惊叹,其中很多是“世所未见之书”“或可补人间之缺本,或可以正后世之伪书……不可谓非宇宙之鸿宝也”。

编纂《永乐大典》时从全国征召了2000多位饱学之士,将收集来的书整本拆散,按韵编排。

清代学者发现,反向操作可以将已遗失的古籍恢复原貌。

清四库馆臣进行了大规模的辑佚,共辑出经部66种,史部41种、子部103种、集部175种,许多名著靠这次辑佚才流传下来。

欧阳修撰写《新五代史》后,拥有更多史料的《旧五代史》不传。

从《永乐大典》中辑佚出来,得十之八九,又旁采《册府元龟》《太平御览》等数十种书籍补齐,成为正史“二十四史”之一。

《永乐大典》自永乐六年(1408年)完成后,史料中只有弘治、嘉靖两位皇帝真正翻阅过此书。 隆庆元年副本录毕,文献中再难找到关于正本的记述,也未发现正本实物存世。

正本到哪里去了?而《永乐大典》副本历经兵火之灾,星散域外,如今仅余400余册、800余卷。

600年前没有复印机,如何编纂是个谜。

《永乐大典》开本极大,每册高半米,宽米。

数百年过去,纸张依然完好,而民国图书才100多年已不堪翻阅。 大典所用台阁体书法挺拔秀美,有欧阳询之风……《永乐大典》的故事说不尽,想了解更多,可到展览现场一探究竟。 除了60余种70余册大典(其中“人”字册、“陈”字册等9册嘉靖副本近年来首次展出)。 观众可通过“名家带你临大典”触屏游戏和永乐版式透明屏互动游戏体会当年书手们一笔一画写下文字的专注,学习古籍版式知识;笔墨纸砚互动游戏和《永乐大典》知识互动游戏,让观众感受《永乐大典》所用纸墨之精良,学习其中蕴含的中医养生、书法、动植物等知识。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1年06月11日第09版)(责编:左瑞、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