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60家公司拟“A拆A” 母公司盈利能力或是成败关键

币游国际网址多少

2021-05-25

【】  □截至目前,已有近80家A股公司披露了分拆意向或预案,其中63家拟“A拆A”  □就拟分拆上市的母公司性质来看,民企占比超六成,共有49家,另有22家为地方国企、4家为央企  □从所处行业看,医药生物、电子行业分拆意愿较高,各有15家和10家公司拟分拆子公司上市  □已有多家公司宣布终止分拆上市计划,其中延安必康是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调查,东方日升等公司则是受业绩拖累  A股公司分拆上市进展消息不断。

5月11日,长春高新子公司百克生物科创板IPO注册生效;5月18日,“央企分拆第一股”中国铁建子公司铁建重工科创板IPO注册获准;5月19日,上海电气子公司电气风电挂牌科创板;5月20日,联美控股子公司创业板过会。 同时,A股分拆大军扩容,比亚迪拟分拆比亚迪半导体至创业板上市,方大集团拟分拆方大智创至境内上市……  上海证券报资讯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已有近80家A股公司披露了分拆意向或预案,其中63家拟“A拆A”,32家明确拟分拆至创业板,15家拟分拆至科创板;就母公司性质来看,49家民企、22家地方国企、4家央企,民企占比超六成;从所处行业看,医药生物、电子行业分拆意愿较高,各有15家和10家。   从目前分拆上市进展来看,有些公司虽然起步更晚,却已然走在了前列,甚至已经挂牌上市;有的公司起了个大早,却还没有结“果”。

此外,还有多家公司已经终止分拆上市事项。

虽然原因各有异同,但母公司盈利能力成为关键因素,东方日升等公司终止分拆上市皆受挫于盈利能力。   多家公司分拆上市迎新进展  作为2019年底A股分拆上市政策落地后打“头阵”的央企,中国铁建分拆铁建重工科创板上市事宜颇受市场关注。

5月18日晚,铁建重工科创板IPO注册获准,这意味着A股即将迎来央企分拆上市的首例。

  从时间上看,中国铁建分拆上市进展还算顺利。 从2020年6月15日,铁建重工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至2021年1月7日,获上市委会议通过;直至2021年5月18日,注册生效,历时11个月。

  铁建重工招股书(注册稿)显示,公司主要从事掘进机装备、轨道交通设备和特种专业装备的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 2020年实现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截至2020年底,公司资产总额为亿元。 此次科创板IPO,在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之前,公司计划发行不超过亿股,拟募集资金约亿元,投向研发中心、新产业制造长沙基地一期等五大项目。   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首例央企分拆案例,铁建重工的分拆上市具有标杆意义。

“对‘巨无霸’央企而言,分拆上市意味着借力资本市场,打造第二条或多条赛道并跑。 同时,在协同作用下,有望产生1+1>2的效果。 ”正如中国铁建所言,本次分拆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公司整体市值,增强公司及所属子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综合竞争力。   在铁建重工之前,已有2家公司成功分拆上市,分别是生益科技子公司生益电子和上海电气子公司电气风电。 前者的科创板IPO申请于2020年5月获受理,2021年1月注册生效,2021年2月已挂牌上市;后者的科创板IPO申请于2020年6月获受理,2021年3月30日注册生效,2021年5月挂牌上市。   此外,一批A股公司拟分拆的子公司,已奔走在IPO路上,如辽宁成大、华邦健康子公司,已提交注册;厦门钨业、中国中铁子公司,已获科创板上市委审核通过;联美控股子公司,创业板已过会;江苏国泰、广电运通、铜陵有色、华兰生物、杰瑞股份等5家公司子公司,目前正处“已问询”状态。 另有20家公司,子公司已“辅导备案登记受理”,创业板上市占六成。   成大生物或卡壳实控人界定  几家欢喜几家愁。   曾为A股首例分拆申报者的辽宁成大,其子公司成大生物早已获得上市委审核通过,并于2020年11月提交注册,但至今未等来证监会“放行”。   为何在最后环节“卡壳”?或主要源于母公司辽宁成大实控人界定的争议,以及由此引发的其是否符合“两年内实控人未发生变化”的科创板IPO发行条件。

据悉,2020年2月8日前,辽宁省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辽宁国资公司”)以持股%为辽宁成大实控人,由此也是成大生物实控人;但当日,股东韶关高腾协议受让华联控股所持%(万股)股份,持股比例增至%,取代辽宁国资公司成为辽宁成大第一大股东。

  一旦认定韶关高腾为成大生物的实际控制人,那么成大生物便不符合《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中有关规定,即科创板IPO企业需满足“控股股东和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所持发行人的股份权属清晰,最近2年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不存在导致控制权可能变更的重大权属纠纷”。   在此次IPO申报材料中,成大生物称自己的实际控制人仍为辽宁国资公司,且表示“在本次权益变动后,韶关高腾承诺其不会在未来12个月内谋求辽宁成大控制权的意向”。

但辽宁成大一季报显示,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韶关高腾持股比例已增至%,辽宁国资公司持股比例仍为%。

  母公司盈利能力“至关重要”  记者注意到,继延安必康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调查,不再满足分拆上市条件,成为A股首例分拆失败案例后,终止分拆又添新案例,而母公司盈利能力成为主要限制条件。   以盈利门槛为例,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最近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且最近3个会计年度扣除按权益享有的拟分拆所属子公司的净利润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累计不低于10亿元人民币。 ”  筹划近1年的东方日升,便因业绩拖累被迫终止分拆。 东方日升4月27日公告,2020年公司实现净利润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亿元,因此不符合上述分拆上市条件,拟终止分拆子公司斯威克至创业板上市事项。   因业绩原因终止分拆上市的公司还有安正时尚和石基信息。

其中,石基信息日前披露,公司2020年度合并报表中享有的思迅软件的净利润,已超过公司净利润的50%,暂时不满足分拆思迅软件的条件。 公司将根据总体战略规划布局,努力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在条件成熟时推进思迅软件的分拆上市计划。

  拟调整建材工业板块战略规划的上海建工,于2021年1月终止建材科技分拆上市方案,并撤回相关上市申请。 但公司同时表示,未来将另行筹划其上市方案。

凡标注来源为“经济参考报”或“经济参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版权均属经济参考报社,未经经济参考报社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播放。